Sunday, December 12, 2010

怎么感觉很久没写blog了,竟然不懂得如何开始说自己的想法。

12月11日,第一次参加了教堂婚礼。感觉嘛,说不上。但当新娘被牵着步进教堂时,很感动。老套就一句,这是一生人一次。

仪式进行中时,认真看,教友们都献上最真诚的祝福与祷告。当天,好像只有我们这一排人最blur也最不懂该怎么办的。不过说真的,我都沉浸在好奇当中。看戏看太多了,原来真实的仪式有那么一点的不一样。

祝福你们长长久久。


前阵子青少年自杀的新闻闹很大,而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们竟然决定对母亲隐瞒孩子已过世的事实。他们会后悔的,因为他们的自以为“善意的谎言”,母亲连送孩子的最后一程都没办法做到。

有些人说善意的谎言,坐在回程30分钟LRT上的我倒让自己得了个结果:凡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当谎言被拆穿时,那会成为憎恨。隐瞒的人自认伟大,但被隐瞒的人是最痛苦的。

0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