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September 1, 2014

头痛

第一次頭痛到從睡夢中驚醒。一睜眼,外面穿梭的夜景提醒自己還在巴士上。最近有很累嗎?嗯…沒有。

那種頭痛還真難以形容,寶貝說我一定是睡太多,可是感覺不一樣啊。好,決定無視。或許遲點就沒事了。

但偏偏整個週末都處於隨時待發的感覺。然後最後在星期日晚上爆發,也就是此時此刻。

然後很想吶喊

頭很痛啊!!!

Ps:最近都跟著《羊毛》一起睡覺。
張先生們看見標題,都胡亂猜測這本書的內容,比如介紹羊毛的纖維成分。就在這時,打著Dota的寶貝突然開口“你們錯了!其實是在說世界末日過後…”

我驚訝的說“咦!你怎麼知道?!” 因為這傢伙從來不碰我的書,連書的標題都不曾注意。我愚蠢的放了一絲希望,以為他終於對我的書有興趣了!

“然後大家都沒有羊毛可以穿了…”

……

我對你們實在太失望了。

0 comments: